吴晓求:互联网金融成长的逻辑

2015-07-06 11:14 来源:金融时报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金融体系的撞击进而引发新的金融业态的出现,可能是未来若干年中国金融面临的现实。互联网金融对所有的研究者来说,都是一个全新的研究课题,是一个混沌而不太知晓的世界。今天,中国人民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教授做客本期“首席观点”,他认为,广阔的市场空间是互联网金融生存的必要条件,而金融功能与互联网技术特性在基因层面上的匹配是其生存和发展的充分条件,是其生存和发展的逻辑基础;理论层面上,金融功能理论、“二次脱媒”理论、新信用理论、普惠金融理论、连续金融理论构成了互联网金融独特的理论结构。

互联网金融的生存逻辑

记者:金融产业与商业一样同属服务业,互联网在攻克了传统商业帝国这个古老的产业后,下一个要渗透的一定是金融服务业。互联网对产业整合具有的特殊功能,在您看来,这为互联网金融的生存与发展提供了何种条件?

吴晓求:我们看到,一方面,广阔的市场空间为互联网金融生存和发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是互联网金融生存的必要条件。

从商业的角度看,互联网所要重构的产业一定是“产业帝国”:规模大、服务面广、利润厚、具有统一的标准,对经济活动具有广泛的影响力。金融业具备所有这些要素。(1)从世界范围看,截至2011年底,全球金融资产规模达到218万亿美元,其中,全球银行业资产规模约占全球金融资产的39%,约85万亿美元。人的一生或多或少都会与金融诸如支付、清算、储蓄、融资、投资、保险、理财等金融服务相关联。金融和商业一样,无孔不入地渗透到人们的生活和经济活动中,金融是名副其实的“产业帝国”,是产业链中的“皇冠”。(2)就中国的情况而言,金融更像一个臃肿的“产业帝国”。中国金融特别是商业银行由于缺乏外部的系统性竞争者,高额利润有较大的垄断性,创新动力不够,内部竞争虽然相对充分,但外部压力则明显不足,迫切需要来自于体系外部的系统性压力和战略竞争者。互联网金融是中国现行金融体系的战略竞争力,也是中国金融变革的推动者。(3)金融这个传统的“产业帝国”,在中国需要新的活力。新的活力来源于基因式的变革,来源于体系外部的系统性压力,这种外部的系统性压力的重要来源就是互联网,就如同传统“商业帝国”需要互联网焕发新的生命力一样。

另一方面,金融与互联网在功能(基因)上是耦合的,金融功能与互联网技术特性在基因层面上的匹配是其生存和发展的充分条件,是其生存和发展的逻辑基础。

按照现代金融功能理论的划分,金融系统具有六项基本功能:(1)跨期、跨区域、跨行业的资源配置。(2)提供支付、清算和结算。(3)提供管理风险的方法和机制。(4)提供价格信息。(5)储备资源和所有权分割。(6)创造激励机制。在上述的六项基本功能中,一般认为,“资源配置”和“支付结算”是金融最基础的两大功能,通常主要由商业银行来承担,在中国尤为明显。后四种功能,在不同金融模式中,在不同程度上分别亦有商业银行和资本市场来承担,其中风险管理(财富管理)是现代金融最核心的功能。从基因的匹配性上看,互联网与金融的前四种功能,即“资源配置(融资)”、“支付清算”、“风险管理(财富管理)”、“提供价格信息”,具有更高的耦合性。后两种功能的实现更多地是基于一种制度结构和产品设计,但互联网平台的植入,与此两种功能的实现并无冲突,一定意义上说亦有利于这两种功能效率的提升。总而言之,互联网金融可以进一步优化金融的“资源配置”功能;互联网金融可以进一步改善现行的以商业银行为主体的支付体系,更便捷地提供支付清算服务,使金融的支付清算功能效率大幅提升;互联网金融进一步完善了“财富管理(风险配置)”的功能;互联网金融对改善金融之“提供价格信息”的功能有积极影响,从而使价格信息更丰富、更及时、更准确。

互联网金融的理论结构

记者:互联网金融是一种新的金融业态,和传统金融相比,它的理论结构呈现出哪些独特性?

吴晓求:讨论理论结构之前,我先表述一下自己对于互联网金融的定义:所谓互联网金融指的是具有互联网精神、以互联网为平台、以云数据整合为基础而构建的具有相应金融功能链的新金融业态,也称第三金融业态。在我看来,这一业态既有传统金融理论相近的理论基础,更有自身独特的理论结构,具体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第一,金融功能理论。与传统金融相比较,互联网金融并不突出金融组织和金融机构,而是基于金融功能更有效地实现而形成的一种新的金融业态,其基础理论仍是金融功能理论。互联网金融的出现和蓬勃发展,一方面使金融功能的实现越来越不依赖于特定的金融组织和金融机构,另一方面又使金融功能的效率在成本大幅降低的同时大大提升。金融功能的内涵得以深化,金融服务的对象大大拓展。

第二,“二次脱媒”理论。一般认为,信息不对称、市场不确定性以及由此引发产生的风险管理之需求,是金融中介存在的重要原因,也是金融中介理论形成的基础。然而,互联网金融所具有的特点正在侵蚀着金融中介赖以存在的基础,从而使金融中介正在经历历史演变中自资本市场“脱媒”以来的第二次“脱媒”。如果说资本市场是金融的第一次“脱媒”的推手,那么互联网金融就是金融第二次“脱媒”的催化剂。正是基于这种理解,我始终认为,互联网金融是一种新的金融业态,即第三金融业态。

第三,新信用理论。如何评估信用等级,如何观测、缓释和对冲信用风险,在现行金融运行框架中已有相对成熟的理论、技术和方法。互联网金融通过云数据来观测实际交易行为的履约状况,进而判断相关经济主体的信用能力,显然大大推进了信用理论的内涵。如果说重财务指标、重资产指标等硬指标的信用理论是工业社会的信用理论,进而称之为传统信用理论,那么,基于云数据大计算侧重于观测实际交易行为轨迹的信用理论就是互联网时代的信用理论,进而也可以称为新信用理论。新信用理论是互联网金融存在和发展的重要理论基石。

第四,普惠金融理论。普惠金融的实质就是将需要金融服务的所有人纳入金融服务范围,让所有人得到适当的与其需求相匹配的金融服务。由于商业规则和运行平台的约束,传统金融难以实现普惠性理念。互联网金融十分有效地弥补了传统金融的内在缺陷。它以互联网为平台,以信息整合和云数据计算为基础,开创了一个自由、灵活、便捷、高效、安全、低成本、不问地位高低、不计财富多少、人人可以参与的新的金融运行结构。被传统金融所忽视的企业、个人终于在互联网金融上获得了适当的金融服务。金融服务第一次摆脱了对身份、地位、名望、财富、收入的依赖,显然它是对普惠金融理念的践行,而这正是互联网金融具有强大生命力的源泉。

第五,从离散金融到连续金融。金融工具是金融服务的载体,传统金融本质上是离散金融。离散金融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几乎所有的金融工具的服务功能都是断裂的,或者说离散的,它们之间在功能上难以自动或不可能无成本转换,金融服务或金融工具之间存在一条人为的巨大沟壑,要跨越这一条条沟壑,消费者即金融服务的需求者,必须付出不应该由他们付出的成本。这些成本是传统金融巨额利润的组成部分。与传统金融不同,互联网金融是一种连续金融。连续金融的服务是无缝隙的,工具是自动转换的,体现了互联网精神,即以客户为本,为客户创造价值,为客户提供便利,进而为社会带来效率。这当然不是说互联网金融不需要利润,而是说这种利润的获取是以客户价值的提升为前提的。这与金融的本质是匹配的。互联网金融的这种理论和精神代表的是金融的未来。

互联网金融的替代边界

记者: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趋势不可逆转,其所具有的云数据、低成本、信息流整合、快捷高效率,无疑会对传统金融业态特别是ROE(净资产收益率)较高的银行业带来严重挑战。那么,我们如何认识互联网金融的替代边界呢?

吴晓求:我们应当清晰而客观地看到,互联网金融带来的挑战有的是带有颠覆性的、此长彼消式的竞争,具有替代性趋势;有的是彼岸相望、相互促进式的竞争,彼此难以替代。互联网金融与传统金融特别是商业银行的相互竞争,客观上会推动金融结构的变革,和金融功能效率的提升,拓展金融服务的范围,推动金融产品的创新。

大体而言,互联网金融将在支付功能上具有明显的优势;在资源配置或融资领域,基于平台客户信息和云数据的网络贷款特别是小微贷款,亦具有较明显优势;P2P、众筹等模式由于满足了传统金融难以企及的客户群即所谓的长尾客户的融资需求,因而,使金融服务的普惠性和结构化得到大幅提升,因而亦有较大空间;对非个性化资产管理,虽然受到感知认同某种程度的约束,但仍有一定的生存空间。在这些领域,互联网金融会在不同程度上挤压传统金融特别是商业银行的生长空间。而对这种蚕食式的竞争,传统金融特别是商业银行必须调整策略,广泛运用互联网技术,加快改革和创新,进而客观上推动银行业的技术进步,加快互联网与金融的全面融合。

与互联网金融一样,商业银行显然有自身的比较优势。例如,个性化服务,高度的专业性,较高的感知价值,对冲风险的能力,雄厚的资本实力以及线下大客户的垄断等。这些比较优势,使传统金融特别是商业银行在大额贷款、个性化财富管理、投资咨询、资源储备等方面有难以替代的优势。资本市场在财富管理、资产证券化等领域的地位则难以撼动。

在互联网金融的渗透、竞争和撞击下,中国金融将呈现如下基本趋势:现行金融模式和运行结构会发生巨大的变革,金融功能的效率会大大提高,金融服务的结构化功能将不断完善,金融将从大企业金融、富人金融向普惠型金融转型。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载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转载的稿件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责任编辑:管理员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