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聚焦互联网股权众筹:资本转向从属地位革命

2015-07-07 10:06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现在在中关村,找钱容易,找合伙人难”。中关村管委会主任郭洪的一句话,为当下正如火如荼的互联网股权众筹作了最有说服力的注释。

“现在在中关村,找钱容易,找合伙人难”。中关村管委会主任郭洪的一句话,为当下正如火如荼的互联网股权众筹作了最有说服力的注释。

6月29日,《中国经济周刊》旗下的中国经济研究院在北京召开以“互联网股权众筹”为主题的新经济圆桌会议,北京中关村管委会主任郭洪,中国经济研究院院长白津夫,中国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科技部调研室原主任胥和平,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副主任黄运成,天使汇、36氪、六宝基金、股权众筹研究院等众筹行业的企业代表及多位专家出席,共话互联网众筹的未来。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潮中,股权众筹正在被提高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一个个众筹案例的背后,是众人拾柴火焰高的正能量,是大时代里小人物的中国梦,是考验制度设计的民间智慧。

尽管法律合法地位尚不明确,行业监管机制尚不统一,业务边界还需摸索,监管与市场还要磨合,但这丝毫不影响众筹在当下的火爆。目前,国内众筹平台已突破160家,涉及多个领域和垂直细分行业。

争议也有很多,例如,如何区分私募和小额公募的监管形式,合格投资者范畴确定的标准是什么,公募版众筹投资者人数能否突破200人的限制等问题,仍没有形成统一的认识。行业发展的破题关键依然在变革中探索,对决策者、监管者、众筹者都是如此。

天使汇CEO 兰宁羽:众筹是手段也是挑战

我认为互联网众筹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最有效手段。会有更多的行业的从业者和玩家去进到这个领域,然后帮助到不同类型、不同细分领域、不同阶段的中小企业解决这些问题。对于股权众筹平台而言,其核心价值就在于帮助创业者优化股权结构,激发全社会的创新创业活力。

“股权众筹”只是我们从法律角度的对这个行动的形容。但是在美国,他们不认为这是对这个事情最贴切的形容,所以他们都否认自己是众筹股权。

对投资人来说,举个例子,比如这个公司最后赚了钱,如果有资产转移、欺诈,不能履行承诺,或者做关联交易,这对契约精神是很大的挑战,当然亏了钱会有更大的挑战;如是一个普通百姓把钱拿出来做这种高风险投资,就很可能会引起群体性事件。

对创业公司来说,一下子来了几百个股东进到自己的股东名册中,也没有那么多时间专心致志地把公司和产品做好,它可能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应付股东,这同样是很大的挑战。

36氪总顾问林都迪:众筹平台一定是技术导向

我认为股权众筹包括三个方面要素。第一就是谁来做服务。36氪有一个顶级风投机构组成的联盟,包括IDG、红杉资本等,我们做股权众筹的这一批项目实际上很多都是红杉资本领投过的项目,通过领投加跟投的模式增加信用背书。

第二个就是众筹的人。股权众筹的“众”一定是代表小众的众。因为它非常考验专业知识。有亮点的项目一般会吸引四类投资人:一是创业者,二是互联网从业者,三是VC从业者,四是有钱人。

第三个就是创业企业的CEO,必须具备前瞻意识和专业能力,否则将众筹视作套现的话套着套着就死了。此外CEO最想要的股权众筹,就是公司的管理权没有被稀释,也就是对公司的管控权。

众筹平台一定是技术导向,如果我们在判断一些项目的时候,如果还是仅仅依靠一些专业机构线下做的话,这是伪互联网化的。

六宝基金总裁田绍龙:互联网金融需要“鼓励创新,宽容失败”的行业氛围

包括互联网股权众筹在内的互联网金融,从最初不被理解、不被接纳甚至被认为是违规,到今天政府官员、企业代表和政策专家坐在一起,交流和探讨其市场化、规范化,并给予鼓励支持,这中间经历了一个艰难的过程。

六宝基金从6年前就开始探索互联网金融业务,可以说是业内最早的一批创业者。创业过程中碰到过各种各样的困难和挑战,尝遍酸甜苦辣。大多数互联网金融企业都有同样的经历。直至今天,汇聚了一大批互联网金融小公司的北京朝阳区,据说几乎每天都有关门或倒闭的。

现在很多地方政府开始欢迎互联网金融企业。如2013年我们就与赣州市政府在瑞金合作发起了网络小贷公司,双方就互联网金融合作事宜签署了一系列协议,运营效果很好,帮助很多小微企业和个人解决融资贷款难题。

互联网金融监管很必要,但对于新兴行业,还需要监管与扶持相结合。就拿举报问题为例,可否先由行业监管机构介入调查,而不是由公安上门就把企业负责人带走。如果司法部门过早介入,会造成企业群龙无首,最后导致企业死亡,这未免代价太大。对于互联网金融,应该形成“鼓励创新,宽容失败”的政策保护和机制激励行业氛围。

证监会研究中心副主任黄运成: 众筹监管思路可参考美国

国务院今年提出要开展公开、小额股权众筹融资试点。有一种监管思路是参考美国JOBS法案,对股权众筹进行相关豁免,包括突破众筹参与人数限制、规定投资人的投资上限、单个项目一年的融资额度限制等。

例如,美国JOBS法案规定,对于融资方,如果要获得互联网众筹发行的豁免,那么发行人每12个月筹资额不得超过100万美元。而对于投资者,则以年收入和净资产额10万美元为划分界限。其中,低于10万美元的,其在12个月内参与众筹的投资不能超过2000美元或者年收入的5%;如果年收入和净资产额高于10万美元的,则可以在12个月内参与众筹投资的总额是10%,最高不超过10万美元。

美国经验的核心思想是对于投融双方都做一定的额度限制,一方面要保护投资人利益,一方面要提高融资的便利平衡。

股权众筹研究院院长马庆泉:股权众筹的本质是投行业务

以股权众筹为代表的新兴金融业态,是中国进入真正的股权时代的重要标志。股权众筹的本质是投行业务,它是投行业务前端延伸,也是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新业务领域。相对于IPO股票发行,股权众筹不需要券商承销;相对于新三板挂牌,股权众筹不需要主办券商和做市商。传统投行业务对于项目要求较高,而对于中小微企业来说,由股权众筹来承担融资职能,延伸了传统投行业务领域。

股权众筹作为一种新的金融业态和融资工具,也隐含着法律风险、市场风险、信用风险、操作风险、流动性风险等风险。加强股权众筹风险管理,一是应该尽快出台相关法律法规及监管条例;二是加强互联网金融系统的基础建设;三是完善股权众筹平台的风险管理制度,并发挥行业自律管理作用;四是加强股权众筹相关知识的宣传和教育。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载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转载的稿件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投稿人:admin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