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妈的任性:脸蛋可不要,支付宝必须死?

2015-08-06 09:19 来源:未知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央妈的任性:脸蛋可不要,支付宝必须死?

从滴滴打的等软件被官方定义为黑车开始,民众喜闻乐见的网络新技术已经被权威按在了断头台之上,专车被整治时,出租车司机的求奴隶心态俨然一目了然,而专车司机则必须被权力坐稳奴隶,这就是专车之争的内在含义。那么大刀砍向支付宝又表达了怎样的社会含义呢?

新闻事件

2014年,规模4000亿元的余额宝引发了一场取缔与否的争论。21日,央视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首席新闻评论员钮文新发表《取缔余额宝》一文,指出余额宝是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坐收2%的利润。22日,支付宝回应称,其利润仅为0.63%。

2015年,7月31日晚间,央行发布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显示,支付机构单个客户所有支付账户单日累计金额不能超过5000元,年累计不超20万。意味着普通用户未来通过网络支付账户在网上消费时,将受金额限制。

事件评论

我 大概是在2013年 下半年开始接触余额宝,至今我的钱已经完全不在银行存储,银行已经沦为中介,那么钱在余额宝有没有收益?有银行多吗?关于这两个问题,收益肯定是有的,虽 然一天也就几十块钱的收益,但却是是比银行高出很多的,最关键的是通过支付宝我的交易非常的方便、快捷,同时对安全问题我是思考不考虑的,因为支付宝承诺 在余额宝里的钱如果有丢失现象,他们最高赔付百万,而去是免费帮你上保险的。我想对于技术方面的问题,马云虽然脸型不咋样,但肯定还是比银行有保障的。现 在有谁听说自己的钱在银行丢失了,银行会管的?你在自动取款机多取了是盗窃国财物,少取了是你自己的问题,哪怕是自动取款机里的假币也是你的问题,这样的 银行有什么资格代表全民利益?而今大刀砍向支付宝,应该不是为全民利益,而是为他们银行自己的利益,从而银行已经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这个结论相信他们自 己的不会去反驳。

我曾经向家人推荐过支付宝和余额宝,家人思维并不能跟上这样一个与传统观念完全不同的新兴事物,直到现在他们 也没有利用起支付宝和余额宝来方便自己的生活, 所以马云的对手可能是腾讯,也可能是一纸政令,但更多的还是并没有完全接受新鲜事物的一部分人。在这些问题还未解决之时,衙门在2014年 就来了脸色,所幸的是,屌丝们知道谁对自己好,也知道支付宝和余额宝相比起银行的服务来说要高上好几个档次,所以誓死维护自己使用支付宝和余额宝的权利。 官家说余额宝是吸血鬼,无非是吸了银行的钱,银行曾经很藐视中小储存户,认为这些小钱无可厚非,并且在银行中有贵宾室和大厅这样完全不平等的两种待遇,而 今银行又有什么资格要求用户自己的钱必须在银行花?当年又哪里来的廉耻说余额宝是吸血鬼。

余额宝的问题在于,和银行一样玩了向 全国集资的手段,但余额宝却在尝到好处后没有忘记与全民分红,在银行里的利息与余额宝比起来确实是天壤之别,当年余额宝是如何回复吸血鬼之说的:“规模 4000亿元的余额宝引发了一场取缔与否的争论。21日,央视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首席新闻评论员钮文新发表《取缔余额宝》一文,指出余额宝是趴在银行 身上的“吸血鬼”,坐收2%的利润。22日,支付宝回应称,其利润仅为0.63%。”我们来换一种角度看两方的争执,假如余额宝的利润只有0.63%, 那么余额宝所带给用户的利益回报却比银行高得多,那么谁是吸血鬼?银行多年来保持这种低利息,却向房地产开发商等大肆用我们的钱去借贷,最终房地产商用我 们的钱盖好了房子却还要用高昂的价格卖给我们,是谁在制造更大的吸血鬼?银行敢说自己不是一只趴在中国身上的更大的吸血鬼吗?#p#分页标题#e#

我 们也可以做一个正常逻辑思维下的思考,天宏和支付宝的联合,吸取大量货币在余额宝,用户可以随时支付,随时支取,能拿到的活期利息又是银行的N倍, 所产生的问题为什么会令银行捉急?因为支付宝此举,不仅仅是将银行所蔑视的普通民众活期、短期和小额储存的用户所吸走,同时在赢得这些小用户的支持后,银 行还不改变一贯的任性,那么上百万用户的资金转移到余额宝也不是不可能的,因为余额宝是按照资金的多少来判定一天的收益,请注意,这不是理财,你的资金不 会受到担保公司那样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最后却卷跑了民众的财产。而支付宝唯一可能卷财跑路的可能性就是马云的破产,这种可能性可以说小之又小,马云在中 国还没折腾够,怎么会舍得破产?连腾讯都对他造成不了损伤不是?

而今我们看到的不是银行对中小客户的尊重,反而是一步步对支付 宝的紧逼,也许是看大多数中国人并不在乎权威如何扼杀对民众有意的产品或公司,对于这样的公司 死则死矣,与我何干的看法如果是大多数的,那么我只能认为是中国人是天生命贱的一个种族。以前我用过网银去支付,那种支付的繁杂是令人痛苦不堪的,同时转 账的问题上,跨行还需要手续费,这难道不是吸血?现在银行不但没有改变增加民众红利,方便民众生活支付,以及取消手续费等不平等条约,却以为依靠权力就可 以打败支付宝,这种做法是令人不齿的,也是让人感到愤怒的。

为什么你没有愤怒?因为你只看到了银行一张政令下最耀眼的部分,限 制5000元购物,可能大部分人还不觉得自己的钱被银行硬说成不是自己的钱了,那么下面这些,诸君好好斟酌下。根据《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 (征求意见稿)》内容,我们可以总结出:“第一,以后想在支付宝、微信支付注册个人账户会很难,至少要凑齐3份以上证明材料来证明‘你是你’。根据央行的 意见稿,这些证明需要公安、工商、教育、财税等管理部门出具的证明文件。”;

“第二,仅仅是新注册用户需要经历5种 身份验证吗?并非如此,如果这种强盗行为一旦实施,那么老用户也将补充缺失的‘自己证明自己’的材料”;“第三,商业上的网络转账刚刚流行起来,这在方便 商业互通的方式刚刚开始没多久,银行就要求通过网络支付账户只能给自己的银行转账,也就是说支付宝转账被限制。”;“第四,付账户里的钱不在存款保险制度 覆盖范围内”;“第五,相对简单的网络信贷、融资、理财等业务将停止”。可悲的是广电总局消灭盒子,交通部打击专车,银行限制第三方支付,证监会限制期货 开仓等等,无不是打着维护法律,完善规范以及鼓励创新的旗帜。我不由得想起一个官老爷对我说:“有线早晚要死,我现在就只用盒子看电视。”不知道这位官老 爷有没有觉得好讽刺?我想应该不会的,因为毕竟不缺这些小优惠对于他们的圈子来说。

在此次银行的新规中,唯一对用户有利 的就是用户损失赔偿问题,“如果你的账号被盗了,只要支付机构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是你自己的原因导致,它就得赔给你。” 这条对用户有利的将会让马云更加卖力的在技术上去维护用户的利益。那么上述五条又说明了什么呢?我们将与曾经方便的支付宝隔山探海,将会产生许多制度上的 隔阂将民众与支付宝的粘性远远拉开。这究竟是不是好事?至少我是反对给自己身上锁上无数的枷锁的,这是一种可耻的强盗行为,我与支付宝公司之间的事,你凭 什么无耻的插一缸?我又凭什么要证明我自己是我自己?我的钱又为什么需要银行来做主?为什么我不能给其他银行转账?是不是因为不用你银行的中转,你们少赚 了很多手续费?同时你银行的信贷、融资、理财等就是在为民众谋福利吗?我果断不相信强盗有什么信誉!#p#分页标题#e#

好了谈了这么多个人利益的 事,我们来谈谈社会利益的问题。关于银行与支付宝的竞争,我们现在到底是不是在搞市场经济?我们是不是应该喜闻乐见支付宝与银行的 肉搏战?对于腐朽的银行,该不该有新鲜事物来打断他们的垄断?美国为什么没有支付宝?很早之前郎咸平就说了:“开玩笑?美国需要什么支付宝?人家有私人开 的银行,人家本身就有竞争,如果在这种竞争下支付宝还能存活的国度,那一定还是中国。”我们普通公民其实还是坐山观虎斗的最好,对于政策上的不平等条约应 该积极抵制,如果支付宝这个能够为民众创造红利和方便的新生事物都死了,那我们就真的是天生命贱,自甘被垄断机构所侮辱而已。

没 有合理竞争的社会是枯萎的社会,没有合理竞争的各行各业频临死亡的物种,没有自我两性竞争的国度是早晚要消失的国度。我们在用人上,在行业上,在生活中, 时时刻刻被权威禁锢着,这种权威之下人人奴隶的状态真的是我们所需要的?马云有什么资格跟银行叫板?无非是成功了,有了自己的资本,但这绝对是权力母体下 的资本,而不是像正常社会一样每个人都能够参与政策的制定上的资本。那么马云有资格向垄断行业叫板,普通公民有吗?没有,只能人家说什么你听什么,人家让 你怎么样你就得怎样。

现在马云这种叫板的资本也要被垄断行业借助权威的大刀所砍杀,那么在血腥的背后是什么?是每个人将继续受 到这种垄断的压迫。马云刚刚实践的“如果银行不改 变,我们就改变银行”的雄心壮志也将随着普通公民的软弱无能消失殆尽。中国人习惯了有领头羊的跳出,但也习惯了看出头鸟的死亡,而后中产阶层和高产阶层谁 他么的还愿意为中国人谋幸福?扯淡而已。我一贯认为要对强权充满敌意,但是这种敌意我能坚持多久?我不知道,马云其实不做这些事,他依然活得很快乐,比每 一位普通中国人都快乐,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最终又将在残酷的现实中失败后如何堕落?这都可以预见。就如我以前也经常说,时评不会写太久一样。这就是支 付宝必须一步步被扼杀的真相,而更多的人却还在看笑话,实在让人心寒。

最后唠叨一句,当马云的“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的信念转变为“有时候,打败你的不是技术,可能只是一份文件”之后,普通中国人连权力的可怕都看不真切,却也只能垂死在权力的可怕之中,因为你的生活政治无处不在。

2015—8—4落笔于墨辩阁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6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标签:

责任编辑:管理员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