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求谈大国金融三要素:互联网金融是其显著标志

2015-11-09 08:36 来源:新浪财经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吴晓求谈大国金融三要素:互联网金融是其显著标志

中国的大国金融战略有很多基本的要素,这和我们改革开放是密切相关的。其中最重要的有三个要素,这三个要素在“十三五”规划里面我想都要做重点的推进。

第一个非常核心的要素就是中国金融体系的开放和国际化,尤其是如何构建一个以中国经济地位相匹配的国际金融中心,应该是中国大国金融最核心的内容。

第二个要素,与大国金融,与国际金融中心相匹配的就是人民币国际化。如果没有人民币的国际化,我想我们的大国金融业不可能建立起来。

第三个要素,整个中国金融结构要发生重大的变化,也就是说中国金融结构将会由目前的商业银行占主导体系,逐步过渡到以市场体系为主导。

未来五年经济增长速度多少我想是6.5%-7%之间,肯定是这样的一个目标。按照这样的话,到2020年中国接近甚至实现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的这样一个目标,应该说差不多快实现了。

我想未来的五年,中国资本的流动将来也是全球第二位的,甚至是第一位的。2014年中国FDI已经是全球第一了,资本输出我们现在是全球第三,已经达到了1231亿美元。按照这样一个规模下去,也不排除未来中国是一个资本输出最大的国家。

从目前看我们现在还不能停下来,我们还要推动相关领域的改革,相关领域的改革最近一两年应该说金融改革的步伐在加大。其中包括商业银行的存款保险制度,包括整个金融体系的存贷款利率的市场化,包括汇率市场化的重构,也包括民营资本可以参与商业银行的发起设立,这样对民营资本也在逐步开放之中。其中有三个方面的改革变得非常重要:

第一,调整中国的金融结构,推动中国金融结构的改革。什么叫金融结构呢?金融结构有大小之分,我这里主要指的是金融资产结构,中国的金融资产结构从目前看还是比较传统的,比较落后的。这种金融结构它最大的问题是没有风险的流动能力,也就是说对于风险的释放、处置的能力比较弱,同时配置风险的能力也是比较差的。主要是证券化金融资产比重比较低,银行的金融资产比重非常高,这种金融结构是需要改革的,需要调整的,要不断的提升证券化金融资产的比重,光这一条就暗示了两个道理。第一是要大力发展资本市场,包括资产证券化,第二个也意味着目前占主导地位的整个商业银行,要主动的适应改革,要进行改革。如果还是停留在这样一种层面上,从宏观层面来看有巨大的风险,从微观层面上将会被淘汰出局,这是需要改革的。

第二,要推动它的市场化的进程,整个金融体系的市场程度应该还不是很高,虽然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做了一些改革,但是我们还是有空间。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包括价格的改革,也就是利率市场化,利率市场化已经开始接近完成。还有人民币自由化的改革,现在应该说还没有完成。同时还有加强金融体系内部的竞争,我想这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要推动金融业态的创新。我们现在从宏观层面看是有三种业态:一种是传统的,或者是主流的,主导性的,这是银行以及银行的金融机构,这是在中国起了主导作用的,而且它对中国经济的发展做出了特别大的贡献。第二种是资本市场,这是金融脱媒之后形成的第二金融业态,第二金融业态在中国来说应该还是发展之中,但是处在一个不占主导的地位,当然第二金融显而易见要大力发展,它对推动中国金融结构的变革是至关重要的。第三金融业态我们说的是互联网金融,在两三年前,也是在中国金融年度论坛里面有一个主题,就是叫互联网金融。那个时候互联网金融刚刚出现,就开始议论这个主题。经过这些年互联网金融在中国得到了快速的发展,互联网金融是个金融业态的创新,它是再一次对传统金融的脱媒。

最近在瑞安有一个大会,叫“全球众筹大会”,就是全球互联网金融大会。其中也专门谈到了这个问题,互联网金融实际上在中国是有支付脱媒的,也就是说第三方支付。第三方支付实际上对传统金融体系支付功能的一个升级版,一个脱媒。因为传统金融提供的支付体系它不适应,或者说在很多时候不适应现在的商业模式,特别是电子商务。所以电子商务有了新的匹配形态,第三方支付特别是在移动互联上得到了快速的发展。

我们站在这样的高度去看的话,对于互联网金融是要给予很大支持的,因为它是适应整个经济结构,整个经济商业模式的变革,而且它同时推动了整个商业模式的改革。所以互联网金融是制度形态的变化,又是基于移动互联的第三方支付,当然它未来要发展为众筹模式。我理解PPP也是众筹,所以这种业态非常重要,它最重要的是因为它使得中国的金融开始具备了普惠性质,也就是说普惠性的理念在传统的金融架构下是不能实现的,不是说它不想实现,是因为商业规则决定实现不了,小微企业很难进来,中低档客户很难进来,因为他提供不了很好的财富管理服务。特别是收入偏低的人,传统金融是提供不了服务的,或者提供的非常差。对于小微企业来说,传统金融做了一点,但是做的也不太好。因为它是规模性的,要控制风险,它是以传统信用为媒介的一个金融服务,互联网金融服务的客户,他在传统媒介方面提供的信用是不完整的,恰恰互联网金融提供了这样的服务,所以它使中国金融的普惠面得到了实现。

我们在政策层面上要支持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互联网金融实际上也是中国大国金融的显着标志。这在美国也好,在英国也好,找不到这样一个情况。我们在全世界从历史上看,包括中国在内有三种大国金融的结构:一个是英国的形态,第二个是美国的形态,第三个是中国的形态。目前可以称得上是大国金融的是这三个国家,像日本曾经一度出现过,但是应该说它现在已经慢慢的不具备大国金融的结构了。互联网金融相比英美来说,它是中国大国金融机构的特殊性,因为它的普惠性更加明显。当然美国金融体系它市场化率非常高,所以它的普惠性很明显,不要通过互联网金融实现,可以通过传统金融就可以实现。中国因为通过传统金融难以实现这种普惠性,所以互联网金融完成了这样的使命。这就可以看得到,我们要实现大国金融的方略,实际上最重要的起来要推动中国金融各个领域的改革和开放,其中人民币的国际化,利率的市场化,以及资产的证券化你会发现它是最重要的。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载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转载的稿件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投稿人:admin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