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演艺圈的金融网红:对赌套现“坐着”赚钱

2016-04-27 09:37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越来越多演艺圈明星涉足金融界,他们被称为金融网红。

 金融网红,对赌套现,叶檀:演艺圈的金融网红:对赌套现“坐着”赚钱

4月23日,史上最热闹的基金从业人员资格考试开考,近3万名私募高管加入考试,传闻中不乏黄晓明、任泉、胡海泉等明星大腕(除胡海泉外,其他无法确认)。

如果你是一个好演员,或许就很难成为一个好投资者。影视明星涉足金融领域主要通过这三类做法:

第一类,真正的转行。

任泉先生全面息影从事投资,2014年7月建立Star VC。转行的过程是个痛苦的改换思维方式、行事方式的过程。去年12月4日,任泉在演讲时说,“我们三个(任泉、黄晓明、李冰冰)从Star VC建立那天起就讲好了,不当代言人,当投资人。目前我的两个合作伙伴代言费应该都是超千万,为了当投资人,我们不但不收钱,我们还给你钱,我们还给你服务,为企业张罗,舍弃两年的代言人,转而与企业建立十年甚至更长的感情。”

专业的事情由专业人士做,任泉露面讲情怀,“三个股东在一起开股东会,一年碰上三次,解决所有的股东层面的问题。最重要的是用专业的团队把控项目,没有这支团队,专业投资就是虚幻概念。”

从工匠精神的角度,长期转型的核心是从一种工匠转变为另一种工匠,在一个行业树立起高高的安全边际,再到另一个行业树立极高的安全边际,这是个树立门槛、精益求精的过程。

第二类,对赌套现。

当一个行业可以快速套现时,没有人愿意当工匠,快速套现才是成本最低的选择。因此,少数成名人物选择了套现。

2015年11月19日,华谊兄弟以10.5亿元的一次性现金收购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70%股权。截止交易日,美拉传媒公司的总资产1.36万元人民币,净资产为负,认缴的500万元注册资本没到账。

华谊收购美拉是对赌协议,根据双方《股权转让协议》,自股权转让完成之后,冯小刚需要承诺东阳美拉2016年度的业绩目标为经审计的税后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且自2017年度起至2020年12月31日止,每个年度的业绩目标为在上一年度承诺的净利润目标基础上增长15%。若未能完成该目标,冯小刚将以现金补足差额。70%股权售价10.5亿元,承诺未来五年相应利润4.72亿元,若未达到现金补足,即使一分钱利润没有,忽略利息扣除赔偿,这笔交易冯小刚净赚5.78亿元。

华谊兄弟不傻,冯小刚这个IP在他们看来值5.78亿元,拍两部《私人定制》这样的电影就行了。

张国立差不多也是如此。浙江常升在华谊投资之前的估值为3.6亿元,华谊购买浙江常升70%股权的对价为2.52亿元。对赌协议是,弘立星恒及张国立保证,业绩承诺期限为5年,其中2013年度承诺的净利润目标为浙江常升经审计的税后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3000 万元,其余几年的税后净利润目标将在2013年承诺的净利润目标基础上按协议约定比例增长。

浙江常升具体利润数据“合理”合并报表,据华谊兄弟2014年年报,电视剧的制作方是浙江常升,但是否达到盈利目标,并不清楚。

既然可以坐着把大钱赚了,就有了唐德影视收购范冰冰母女的爱美神公司,估值约7亿元;暴风科技宣布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稻草熊影业60%股权。基本上这些被收购公司注册资金都不多、没有运作,浙江常升、稻草熊还算好的了。

上市公司收购的本质是在三到五年的时间内绑定这些IP,让这些IP未来数年的价值一次性套现。知道明星混个脸熟的重要性了吗?不仅票房高,还能够将IP数年价值一次性套现。合约期满后还想绑定这些IP怎么办?继续资本运作。对于娱乐明星来说,最重要的是维持自己的市场价值。

第三,利用信息不对称获取资本收益。

这方面的案例不少,一些影视娱乐名人精准跟随公司上市或者并购的节奏,摇身一变成股神,往往让人一头雾水。

第一类如果能成功未必不是坏事,第二类意味着公司与艺人对赌艺人在一定年限内的市场价值。最可能的是,公告后股价狂涨超过并购成本,公司和艺人都得益,第三类不足道也。

华谊兄弟的王中磊感叹,自己“最焦虑的是制作人都成了金融高手”,影视圈的金融化针对的是个别人,而不是好的作品,对影视行业未必有利。

免责声明:司马钱-互联网金融第一入口(http://www.smartqian.com/)所载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转载的稿件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责任编辑:管理员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