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代表:建议出台《个人金融信息保护法》和《支付结算法》

2017-03-03 13:50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3月2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王景武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拟向全国“两会”提交出台《个人金融信息保护法》的议案和制定出台《支付结算法》的建议。

两会

“目前,我国尚未出台专门的个人金融信息保护法律法规,仅在《中国人民银行法》、《商业银行法》等法律法规中有涉及个人金融信息保护的条款,无法为个人金融信息保护的个案提供具体依据。”王景武表示。在出台专门的《个人信息保护法》难度大的现实情况下,亟需出台专门的《个人金融信息保护法》,切实保护个人金融信息。

另外,现行部分支付结算监管规定立法层次低、法律依据不足等问题日益突出,亟待改革。有必要借鉴国际先进经验、提升法律层级,制定出台《支付结算法》。

建立个人金融信息保护的基本制度

近年来,国内电信网络诈骗新型违法犯罪行为猖獗,利用公民个人信息进行诈骗等违法行为对社会公众利益和金融体系安全造成了严重威胁。但目前,我国缺乏对个人信息保护的统一立法,对非法买卖个人信息的刑事责任追究不足。

目前的困境在于,现行法律法规未明确规定监督管理部门,在实际执行中存在“多头监管”与监管职责不清并存的情况。能使用的监管手段威慑力不强,个人金融信息跨境报送方面也存在监管真空。《刑法》虽然规定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但对于侵犯个人金融信息权益的一般违法行为无法适用,实际工作中立案、判刑的先例也极少。在民事责任追究上,难以进行惩罚性赔偿,使得侵权带来的收益远大于成本。

此前2011年1月,央行曾发布《人民银行关于银行业金融机构做好个人金融信息保护工作的通知》,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篡改、违法使用个人金融信息。

王景武认为,基于个人金融信息保护现状,应当从七个方面,建立个人金融信息保护的基本制度,加快推进立法进程。

这七方面包括:一是明确基本原则。金融机构在收集、保存、使用、对外提供个人金融信息时,应当采取有效措施加强个人金融信息保护。二是明确基本内容。个人金融信息保护范围实质上就是界定产权的边界。三是明确基本权利。个人金融信息主体应当是个人金融信息的所有者,对其自身的金融信息享有所有权,能够占有、使用和处置自己的金融信息。四是明确个人金融信息跨境报送的基本要求。除法律法规另有规定外,金融机构不得向境外提供境内个人金融信息。五是明确个人金融信息保护的例外情形。六是明确监管机关。指定中国人民银行各级机构和其他相关金融监管部门负责个人金融信息保护的监管,明确监管职责,赋予必要的监管手段。七是明确侵犯个人金融信息的惩罚措施。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末,广东省15家地方性法人银行和7家法人支付机构上线电信诈骗交易风险事件管理平台,累计处理业务5466笔,金额880.2万元;42家银行机构上线广东省网络资金查控平台,查询涉案人数1.9万人,查获账号总数10.7万个,查获对手账号73.9万个,查获流水总数1483.8万条。

提高支付结算监管的法律层级

“现行部分支付结算监管规定立法层次低、法律依据不足等问题日益突出,亟待改革。”王景武认为。

其中,建立的支付结算监管体系应统一明晰。王景武认为,中国人民银行作为支付体系的组织者、支付服务的提供者和资金活动的最终清算者,由其履行监管职能有利于实现支付体系的稳定、公平和效率。建议在制定《支付结算法》时,明确支付结算管理职责的划分,明确人民银行作为支付结算业务监督管理主体,构建一个统一明晰的支付结算监管体系。同时,整合管理资源,理顺各相关部门的关系,建立支付体系监管协调机制,实现对支付结算业务的科学有效监管。

因此,在立法时,根据目前支付结算业务实际,重新界定支付结算行为和参与主体,在完善传统支付业务管理的基础上,将网上银行、移动支付、自助银行、电子票据、非银行支付等新兴结算方式和结算主体纳入管理范畴。“《支付结算法》应对新型支付手段业务流程、风险防范以及电子支付参与方的权利和义务进行基本规范,促进电子支付法制化、良性化发展。”

为保持法律法规协调一致,建议在制定《支付结算法》的同时,根据票据业务管理的实际需求,对《票据法》、《刑法》、《民法通则》以及相关机构的司法解释、办法、通知等进行全面梳理与同步修订,实现关联各方规范体系的协调一致,维护法律的严肃性,确保票据及其他日常支付结算功能的正常应用。

以广东为例,广东已陆续制定出台了支付机构分公司管理办法、银行卡收单业务外包服务管理办法等地方性制度,完善支付结算管理制度。对支付机构风险专项摸排和整治方面,截至2016年12月末,广东省共摸排无证机构18家,其中13家已停止业务,剩下5家正进行相关整治。

标签:

投稿人:admin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