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围剿“清结算系统

2016-06-22 10:33 来源:第一财经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金融科技的迭代频次正在以不可预期的速度发展,区块链以“网红”的“体质”迅速崛起,重构了新的信用体系。

在当前的金融、资本体系中,无论是何种业务形态都已经形成了聚集程度不一的“中心化”形态,这一形态的建立最初是为了构建不同交易过程中的信用机制。然而,这一信用机制却并非完美,信用漏洞时而发生,区块链应运而生。

日前,平安集团作为中国截至目前唯一一个大型金融机构正式加入R3分布式分类帐联盟。这意味着,中国在国际领域新技术门槛较低时率先掌握了话语权。

而作为区块链形态之一的联盟链在中国也正在不断进展。此前,由中证机构间报价系统股份有限公司等11家机构共同发起的区块链联盟,中国分布式总账基础协议联盟即China Ledger联盟正式成立,在此之后的半个月,包括银行、基金、证券、保险、科技企业在内的七大类31个成员共同发起的金融区块链合作联盟在深圳成立。

无论是单个机构还是联盟主体在区块链领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多位业内人士指出,这进一步提升了区块链的国际话语权,与中国目前的经济发展速度以及所取得的国际地位相匹配。未来在中国的股权登记、清结算系统、积分、公益、物流等多个领域的商业化落地可期。

窥见股权登记

作为非传统中心化的账本系统,区块链本质上使用的是分布式账本技术。

在区块链系统中,每一个结点都需要维护一个账本,然后通过密码学以及计算机分布式系统的原理对账本信息进行同步,以保证每一个人账本记录的信息完全一致,即便参与方之一想要修改账本,其他节点也会立刻发现,排除了道德风险的可能。

目前,市场中,该类股权交易或通过私下交易或通过区域股权交易中心进行交易,但交易本身缺乏强有力的中心机构,结算由各个交易节点自行完成。

当前,非上市公司股权交易的流程共分为四个步骤,第一,准备股权交易的双方签订合同;第二,股权受让方到银行转账;第三,股权受让方找到股权标的公司做合规审计,并进行股东名册更名;第四,股权标的公司拿着更新后的股东名册赴工商登记。

作为中国第一个区块链项目的小蚁创始人达鸿飞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其中一个可期的应用场景是非上市公司股权登记。

作为公有链之一,小蚁平台上线后,拥有股权流通需求的公司都可以在区块链上登记公司的股权,不同公司可以在区块链上做一个声明,以区块链上的某一个地址作为股东名册,替代传统意义上的纸质股东名册,实现线下名册线上化。

同时,在地址上生成电子凭证,假设一个电子凭证代表1%的股权,即生成了一份电子合同。而这不同于只保证合同所有人签名以及合同正文完整性的传统电子合同。区块链地址上电子凭证所生成的合同本身是利用计算机语言编写,包含合同交割条款、股票以及资金的转让都可以在区块链上直接实现。

例如A股权转让者在区块链上创建一个股权转让合同,其中包含资金额度,股权出售者签名等,通过多种渠道发送给股权受让者,受让这再通过私钥对合同进行签名后发送给股权标的物公司,通过区块链程序运行检查是否会产生诸如股东人数超限等不合规的问题。最后三方签名,合同数据在区块链上广播出去,区块链负责记账的节点发现更新的数据,检查后会记录到相应的区块链节点中。

“让资产产生流动性,进而拥有融资功能是当前最大的需求。”达鸿飞举例道,一个孵化器项目在做工商登记之初就利用区块链系统管理股权,那么当未来有A轮投资者进入之后,就能够清晰地看到股权架构。“而这就是纳斯达克的Nasdaq Linq在做的事情。”达鸿飞说。

2015年纳斯达克正式推出其基于首个建立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产品,Nasdaq Linq。目前绝大部分公司都在融资时使用电子表格记录股权,为了追求更好的透明性和可审计性,希望今后能够推广使用linq的标准。正是由于纳斯达克这一系统仅仅在自有体系中才能运转,因此linq成为世界上私有链的典型标志。

围剿清结算系统

银行将是成本巨幅下降看得见摸得着的收益者。

波士顿咨询指出,到2030年,全球支付业务收入预计将会达到8070亿美元,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汇兑和支付属于区块链的1.0应用版,其安全性、交易时间、成本都会对传统支付业务进行颠覆式改进。花旗银行也明确指出,2020年如果各大金融机构都使用区块链技术,每年能够节省超过200亿美元的成本。

国信证券分析报告指出,通过区块链的点对点分布式的时间戳服务器来生成依照时间前后排列并加以记录的电子交易证明,从而解决双重支付问题,从而带来结算成本或将趋零的可能性。

在当前的银行体系中,银行对于IT成本的付出占据银行整体运行成本的百分比达到几十的程度。从基础架构来看,传统银行都将硬件系统放在机房中,对物理空间要求较高,扩容难。而采用分布式架构后,单点数据的安全要求降低,银行的系统运行甚至可以托管出去放在云端,带来银行设备维护以及IT成本大幅下降。

但是,银行想要顺利纳入区块链技术并非一件易事,原因在于传统金融基础设施投资过高,是否要推翻重建仍有待论证。在更多人看来,目前比较好的方式是让区块链技术与已有的金融基础设施紧密结合。

商业化落地2017年可期

“现在的区块链产品尚没有在生产环节使用,都停留在概念验证、很小范围的内测阶段。”达鸿飞告诉记者,从全球来看,区块链技术还无法在商业环境中使用,也没有给商业环境带来收益。

但是,达鸿飞判断,2016年下半年或2017年上半年区块链在社区市场,即草根创业公司在发起股权众筹、小规模基金发起权益交易等商用场景或将落地。

高盛在行业报告中称,R3CEV和Trade Block预计,区块链技术的商业化应用试验年内会开始,而到明年,商业化使用将全面启动。不过这种预期的实现,可能会因为行业标准化和监管的影响而推迟。

创新工场投资总监卫冰飞对记者表示,他认为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形态以及由此给创业公司带来的机会,共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由第三方技术服务公司与传统行业巨头合作开发的私有链系统会逐渐铺开,如瑞银集团、花旗银行内部开发的基于私有区块链的应用;第二阶段会由综合性商业应用服务商提供行业的联盟链,如R3CEV所提供的银行业联盟区块链解决方案;第三阶段可能出现几家巨头实现基于公有区块链的平台,如医疗领域的区块链平台,去中心化的交易所等。

针对区块链技术,央行行长周小川曾指出,“人民银行部署了重要力量研究探讨区块链应用技术,但是到目前为止区块链占用资源还是太多,不管是计算资源还是存储资源,应对不了现在的交易规模,未来能不能解决,还要看。”

此外,在更多业内人士看来,金融领域的发展虽然可期,但是却在某种程度上被认为是发展较慢的一个领域,原因在于传统历史上对于金融基础设施的投入已经非常高昂,较高的甚至达几十万亿,同时,金融作为一个庞大体系,需要面对十分复杂的监管问题,一道道攻克监管和法律难题耗时巨大。

BAT恐受冲击

当国内外传统金融机构如火如荼地深扎区块链技术的同时,可以轻易地发现,曾经一度走在技术前沿,以“颠覆”著称的互联网机在这次技术革命中,声势却并不大,在某种程度上似乎“噤声”了。

“区块链是用来颠覆第一代互联网的,互联网机构第一代技术革命的既得利益者,想要发展这个技术就要革自己的命。”清华大学iCenter导师、量子物理博士生韩锋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银行作为互联网技术、大数据金融最大的受害者,迫切需要一个能够颠覆由大数据技术带来贷款成本极低、速度极快的新技术。而互联网公司却不愿意通过区块链把大数据分享,将信用所有权交还给每个用户。

“在区块链这场革命上,BAT还没想好自己所扮演的角色,目前他们已经形成已各自为中心的系统,再去创造一个去中心的系统目前来看并不现实。”一位参与区块链项目开发的负责人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以阿里巴巴集团为例,目前,阿里巴巴已经打造了一套阿里云系统并获得了较好的市场占有率,将大量数据集中于阿里云之上,因此,它不会再打造一套区块链系统将已经集中的数据再存于不同的地方。“传统金融机构关注区块链是由于他们拥有资源和客户,而区块链创业公司拥有技术,但是互联网公司却两头不靠。”上述负责人说。

不过,本报记者在采访的过程中也了解到,BAT虽然对于区块链技术并未抱有很大的热情,但是也并非完全无动作。

BAT已经在关注国外与区块链相关的项目,其中一家旗下的金融业务正在与同业开发联合授信业务,形成了小中心多主体的金融业务结构。该业务结构正在研究纳入区块链相关的技术,以做到彼此之间的透明互信。

“中国最大的优势是网民,全球信用扩张要从网民入手。”韩锋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如果每个用户沉淀在微信上的信用数据用来以信用扩张,假设每个人信用扩张额度是几万元,所有群体加在一起就是几十万亿的体量,这在传统金融体系中需要耗费巨大的成本,但是通过“大数据+区块链”可以低成本的做到。

隐私成区块链硬伤

正如任何事情都有正反两方面,区块链在形成新的信用体系,打造新的金融机构,进一步降低金融交易成本,形成透明的交易链条的同时,并非“完美”,其中首当其冲,并且在当前技术条件下还未能得到有效改善的是隐私性问题。

在中心化的传统隐私模型中,金融机构打造了一个信息不透明的墙,当用户索取数据时,一方面需要证明“我是我”,另一方面金融机构经过考量后决定是否要让你知道这一信息,要让你知道多少信息。

但是在新的信用模型中,以分布式记账方式所形成的去中心化交易网络中,区块链中的每一个人、每一笔交易都产生一个相应的账户,该交易账户拥有多少资金,发生了那几笔交易,如何交易对于所有人都是透明的。此外,交易账户对应的是一串没有指代性的数字,并且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地建立账户。

“新的隐私保护模式,是通过信息公开,但是背后归属的指代者之间有一堵不透明的强,需要自己维护。”达鸿飞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如果用户不小心,把四个账户在同一时间做转账,就很容易明确账户的所有者。

达鸿飞表示,隐私在区块链技术中,是一个比较难解决问题,需要一些复杂的机制,目前,相对有效的规避方式是,密码学方面已经取得一些进展。“将交易加密,进而对加密之后的密文进行有效操作,再验证密文是否有效。”达鸿飞说。

除隐私问题外,区块链技术的不成熟也带来一定的局限性。一位区块链项目负责人对记者解释道,以前在单中心系统中,数据的更新只需要修改一个地方,但是现在利用分布式记账形成多个节点之后,需要有若干个地方更新。“相当于原来中心与数据连接是一个系统总线,而现在变成了节点之间很短的多条线路。”上述负责人说。

免责声明:司马钱-互联网金融第一入口(http://www.smartqian.com/)所载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转载的稿件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责任编辑:管理员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