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照、利率、场景三大关卡,有多少平台可以活下来?

2017-12-07 09:56 来源:零壹财经
浏览量: 收藏:0 分享

  12月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下称“通知”)。这份文件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主导现金贷行业的命运。

有多少平台可以活下来

  关于现金贷这个词的定义众说纷纭,通知并没有给出准确定义。从期限、额度、利率以及资金来源来说,现金贷产品复杂多样;从市场主体来说,除了网络小贷、P2P平台,还包括银行业金融机构,以及大量没有任何资质的创业公司,同样多元化。

  这些特征决定了现金贷行业的监管之难,无论是监管规则的制定,还是最终的落地实施,都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尽管如此,如果仔细研读通知,可以发现,牌照、利率、场景是决定现金贷行业生死的三大关卡。哪怕其中一个关卡过不了,都难以在这场监管风暴中存活。

  第一道关卡:牌照

  自7月份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以来,将一切金融活动纳入监管,已经成为中国金融监管的第一准则,也标志着强监管周期的降临。

  在此背景下,通知第一条即规定:设立金融机构、从事金融活动,必须依法接受准入管理。未依法取得经营放贷业务资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经营放贷业务。

  这样的话,市场主体要么从银监会取得银行、信托和消费金融公司等牌照,要么从地方金融办获得网络小贷牌照,不然就没有放贷资质,不能直接从事现金贷业务。还有一条路就是作为P2P平台,以信息中介的角色撮合现金贷交易,但依然要面临严格的约束。

  如果没有放贷资质,将同时失去与银行资金对接的机会。通知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为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提供资金发放贷款,不得与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共同出资发放贷款。

  相比极难获取的银行业牌照,网络小贷牌照要容易很多,这使得近年来这类牌照成为现金贷行业争夺的对象;在各地抬高申请门槛之后,牌照交易价格更是水涨船高。

  据网贷天眼不完全统计,截止2017年11月21日,市场上共有网络小贷牌照249张,其中完成工商注册的229张,已过公示期但尚未完成工商注册的网络小贷牌照20张。

  针对这一情况,监管部门要求各地停止发放网络小贷牌照,已经批准筹建的暂停批准开业。

  从我国金融监管的历史经验来看,新老划断可以称得上是一个传统,因此存量的200多张牌照,大概率可以继续留存。不过,在目前的监管环境下,它们很可能需要类似支付牌照一样需要向中央监管部门二次申请;同样参照支付牌照,未来新增网络小贷牌照的可能性不大,更多是存量的整改和优化。

  因此,新金融琅琊榜认为,那些业务规模较大并且相对合规的平台,有望保住既有的网络小贷牌照。而为了保住牌照,当前业务不合规的平台也将迅速展开整改。

  根据公开信息,蚂蚁金服通过重庆蚂蚁小贷从事现金贷业务,百度金融通过重庆百度小贷来开展包括现金贷在内的消费金融业务,趣店在江西拥有两张网络小贷牌照,二三四五在广州设有网络小贷公司等等,这些网络小贷牌照很可能会是幸存者。

  第二道关卡:利率

  在三大关卡中,最直观的就是利率,平台能不能做到36%以下,将直接决定其生死。

  通知规定,各类机构以利率和各种费用形式对借款人收取的综合资金成本应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规定,禁止发放或撮合违反法律有关利率规定的贷款。

  根据2015年9月开始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由此,36%成为现金贷业务的利率红线。这考验的是市场主体的获客、风控与运营能力,有本事在红线范围内生存的可以继续活着,在红线范围内没法生存的只能选择退出。

  通知并明确:各类机构向借款人收取的综合资金成本应统一折算为年化形式,各项贷款条件以及逾期处理等信息应在事前全面、公开披露,向借款人提示相关风险。

  如此一来,市场主体就无法通过管理费等形式变相突破红线。

  在之前的市场上,综合年化利率在36%以内的,仅有银行和消费金融公司的现金贷产品,以及腾讯微粒贷、蚂蚁借呗等极少数头部平台的产品。

  趣店招股说明书显示,今年4月份以后,其旗下平台产品综合年化利率早已控制在36%以下;趣店近期还宣布,自11月30日起,通过支付宝消费界面完成的所有交易最高年利率均不超过24%。

  紧随趣店之后,掌众金融、玖富叮当、佰仟金融与用钱宝等纷纷下调综合年化借款成本至年化36%以下。

  对于P2P平台,通知要求,不得撮合或变相撮合不符合法律有关利率规定的借贷业务;禁止从借贷本金中先行扣除利息、手续费、管理费、保证金以及设定高额逾期利息、滞纳金、罚息等。

  这条规定直指备受诟病的砍头息。在行业里,爱钱进、宜人贷等规模较大的P2P平台,均存在不同程度的砍头息现象。据互联网金融电讯报道,一名爱钱进用户借款金额48900元,实际到账仅30000元,砍头息高达近40%。

  第三道关卡:场景

  在这场监管大考中,场景是一个看似模糊却又极其要紧的因子。

  通知规定,严格规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停发放无特定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的网络小额贷款,逐步压缩存量业务,限期完成整改;对于P2P平台,要求其不得提供无指定用途的借贷撮合业务。

  鉴于行业里规模较大的平台,大多采用网络小贷公司开展业务,如果其业务被认定为“无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按照监管要求必须暂停放款。因此,这类机构想要突破监管约束的焦点在于解决场景和用途的问题。

  相对来说,要做到指定用途并不难。参照商业银行现金贷(消费信贷)的操作惯例,在借款申请页面增加一个资金用途的选项,让用户自行选择即可,至于资金的真实用途很难做到实际监管。

  场景呢?究竟什么是场景依托?这成了此次现金贷新政中的一大疑点,也是目前行业机构与监管博弈的焦点。因为一旦证明自身的业务有场景依托、有指定用途,就可以不受通知约束,至少能够争取到更多的豁免空间。关于这一点,新金融琅琊榜在《现金贷盛宴散场,消费金融回归场景时代》一文中做过分析。

  最值得关注的是行业领头羊蚂蚁金服。通知出来后,蚂蚁金服在给媒体的回应中称:花呗和借呗是依托电商场景和支付宝app的消费信贷类产品,未来将继续坚持以场景为依托,发展健康的消费信贷类产品。蚂蚁金服首席战略官陈龙亦撰文呼吁,应该大力鼓励操作规范、根植消费场景的消费信贷。

  据新金融琅琊榜观察,12月5日上午,蚂蚁借呗已经在借款申请页面增加了资金用途选项“怎么用”,与商业银行相关产品的套路如出一辙。

  如果说借呗基于的是阿里系的电商与支付场景,那么行业里那些具有类似场景的平台,同样可以向监管部门强调自身的场景属性,包括拥有电商背景的京东金融、从分期购物切入市场的趣店等。

  需要指出的是,场景的打造并非一朝一夕之功,对于原本不具备场景的平台来说,闯过这道关卡没那么简单。


标签:

责任编辑:邵颖芳
在线客服